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468|回复: 152

伊犁回望天山路——新疆亚克西(全版手机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7:47 编辑

新疆,一片神秘广袤的土地,无法做到像一个爷们去:

徒步穿越哈密雅丹;在火焰山下安营扎寨住一宿;黑龙潭瀑布下冲凉;驾车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罗布泊墓葬群,古楼兰探秘;天山觅雪豹踪;滑翔原始森林,探险一号冰川;更莫说新藏线翻越达坂骑行。


以上这些仅为不胜枚举的一部分,如同北疆的禾木、白哈巴、魔鬼城、喀纳斯等等等等永远无法诉尽的牵挂也许会成为残喘之年梦中的场景。



而在这个夏天,行走中疆,从乌鲁木齐沿伊犁河谷向西到霍尔果斯口岸,折回,沿途草场雪山,长河落日......

将近行程结束时,半醉半醒间,吟咏如下: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7:47 编辑





乌市伊犁望昭苏,


飞鹰峡谷越流雾,


毡房欢笑多辛苦,


回望五千云和路。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4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如故 发表于 2015-7-14 10:28
看着图片,听着你的叨念,眼泪咋就出来了?感动啥?是那些不动的风景还是行走的人?你用脚步丈量人生,佩服 ...

趁一切还来得及,能看得见,能摸得着,能走得动,还能娓娓道来。

一切都还来得及,在重庆等我。{:soso_e178:}{:soso_e178:}{:soso_e178:}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舷窗外,团云蓝天,白的蓝的像是不是故乡的远方,西部的沙漠赫然眼底,紧接着便是连绵青山,小镇,溪流,城市。
IMG_20150617_105508.jpg
IMG_20150617_105537.jpg
IMG_20150617_105756.jpg
IMG_20150617_110456.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7:46 编辑

征途在,乐开怀,忆数日塞外,雾散云开。

风轻云淡,天马行空踏雪来。

惜日落长河,今犹在,勿多怪,把酒言欢话明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7:47 编辑

逍遥游


策马奔腾走北疆,

草场野花美风光。

天山过尽乐欢颜,

百转千回云凡扬。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停太原,赶早班机早餐到手时很想掉泪,如今这中餐看完也是哭。正点到达乌鲁木齐。
新疆,我们来了。:victory::victory:
IMG_20150617_113427.jpg
IMG_20150617_121945.jpg
IMG_20150617_132645.jpg
IMG_20150617_13272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5:37 编辑

繁忙的机场
IMG_20150617_13283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2 17:42 编辑






有些攻略也许不必去做,就这样简单的上路,最好。在我试图去延展它时,却是终究完不成的一项自己给自己布置的一道题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雨滴 于 2015-7-7 08:15 编辑

在路上,一位西部的职业驴友领队把这首岑参的将进酒发在朋友圈里。


一股豪迈之情瞬间把西域的边关血性注满全身血管。


顺来,为自己击节鼓劲。

无奈,被审查格杀,


那就引用其中一句吧:“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固执的一路向西,守候着编辑大人能放行按顺序应该播报的城市里的街景,可惜,一直没有,一直在等待。



还有200多张没有放行。所以没有办法顺着来。



那就先插叙一段故事:



徒步峡谷后,牧场主别克用他的商务车把我们从几公里外的东喀拉峻草原景区门口载到天山脚下他的家中,一个瘦高个的20岁男孩子一直趴在木桌上,连帽衫扣在脑袋上。后来他抬头,面目清秀,唇红齿白。

再后来,他向我们问药,说应该是肠炎犯了,王大哥分析是肠痉挛,飘姐迅速取出自己背包里的备药,两包,嘱先一包,后感疼痛不减,再一包。

不时,在面向雪山的草地上撒欢的溜达,奔跑回来,见小伙子还是趴在那里,愕然。

问了下,还是疼。在高山深处,这哪行?稍一犹豫,取出备用去疼片一粒,连同些许被捻研的粉末,见他服下。又转念问下是不是受寒了。

从号称百宝箱的背包里取出随身携带仅存的一片暖宝宝,去皮,撕掉,干脆帮他粘在薄外套下面的汗衫上。大哥嘱他一会儿从山下队友带上来羊肉汤晚饭时请他务必喝一碗。

浅浅的笑过,见他喝过了汤。


后来夜里狂欢季也没见他。询问他人均摇头不知所云何许人也。惘然。


想来人生偶遇也许就此别过。


清晨早餐后,他竟然站在长条桌凳前送我们离开。说那发热贴和热汤很是有效果,真的就不疼了。

在阳光倾泻的清晨,微风中,绿草场,白雪山。彼此留下微信号,加了好友。

盗图如下:








约莫人生的相遇就是此番神奇,在浩瀚宇宙中,仅有的一次擦肩而过也会碎碎念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手机版|Archiver|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GMT+8, 2018-1-18 05:44 , Processed in 0.20462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