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bayilaoye

连载小说 目不识丁 谢绝广告回复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6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狗蛋确实是个人才,傍擦黑的时候跑回来,说是现在后石那群家伙也到大石街凑堆,也是咋咋呼呼的乱作一团,张中行倒是话不多,就看着大家在那里落落,隔得远,没听到到底说的啥,后来大家说的差不多了,张中行说了一阵大家就都散去了。我就先回来,等明天再去看一下,有啥动静随时回来说。“好狗蛋,你有胆,等长大肯定比牛哥我厉害,好好练”狗蛋跳着就跑出去了。充满了干劲。有时候需要好好地夸年轻人,必须的,我就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一个是显得我有能力,还有就是他们总是很佩服我。当然也得自己做得好。有时候我想其实我也很年轻呀,难道一辈子在这里舂米,做到刘阿达那个样子,我能吗,能吗,能吗。费脑子,不管了。先收拾张中行再说。“对了小武,把顶门杠子收好了,张中行这个贼说不定能来偷回去。”“我的裤子要不要偷回来,反正那个院子我也熟了,还是算了吧,院子太大到哪去找这龟孙睡的屋,就是找到了怎么去找件裤子。个裤子有啥偷得,也不嫌臊得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双石桥,非常有名气,据说明朝就有了,敦实,大石头雕出来似的,桥上还有些石头狮子,早之前我们还在那里往河下面扎猛子,特别是水满的时候,但是水急的时候不敢,能把人冲走,直接带到十里八里外的采石。那就完了,每次发大水总有几个被冲到那里,能活着的没有。都挂了。所以后来去玩的也就少了,再说桥上面人来人往的,来回折腾着爬上爬下,湿淋淋的还得躲着,不然被人嚷。没意思。为啥要约在那里,不碍事吗。这个脑子真的是,是不是他妹子傻,他也不怎么精神。哈哈,到最后和个彪子忙活半天。应该不是,还是得看看这小子到底卖的啥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武的破床吱嘎噶的,毕竟也算是个床,我的就更差点了,就是个窝,但是我的不吱吱嘎嘎,因为我压根就没个床脚,那个傻妹子的床怎么那么复杂,那么香,关键是里面还有灯,好像还转到床后面,哗啦哗啦,干啥。想不明白,有钱人真的费事。把个床搞得那么多噱头。傻妹子怎么会那么香。小青没那个香味,小羽有点但不是那个味,好像是好闻的汗味,什么弄得那么香。压得很舒服。真舒服。早知道这么舒服多压会好了。操,想这个都硬撅撅了,奇怪,最近怎么一想到傻子,就硬,还老想。我是不是也快傻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7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雨了,这个季节雨真的是说来就来,稀稀拉拉的,麻烦。小武来问,“还去吗”“男子汉吐个唾沫砸个坑,当然要去了,不然怎么混”兄弟们真的很不错,来的全乎,不过又是雨伞又是蓑衣的真的不像是去约架,倒像是下河抓鱼。或者是赶季节插秧。管他,去了再说。小武扛着门栓,二狗还带了个唢呐,说是要吹个声鼓鼓士气,也不怕喝一肚子雨水。出去没一会,跑来个湿透了的人影,“狗蛋,可以呀,这雨你还跑出去了。”“那是,这次收获大,后石的人真的集结了很多,这次看来是要真的硬碰硬了。好像人比我们多不少。”“那个不怕只要不搞斜的,咱们就吃定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0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怎么着,其实我心底也没有什么底。管他,只要不是搞阴的,硬对硬还真的不怕,上次小武说,虽然他们人多占了人数的便宜,可是我们也没含糊,出了没抓到张中行,也没少挨揍,但是后石的人也没少被打,就因为打的比较疼,所以我们还是有实力的。河边的石锁没白扔呀,打架有时候和舂米是一样的,一下一下的,但是你要是到了时候是不行的,一定要平时不断地练习,不断地强化,就是把这个变成习惯。当然到时候还需要有胆,二蛋就是个例子,每次扔石锁他都要和我比试一下,有时候他扔的也很高,抛得次数也很多,但是到了和人交手,就会软,找不着点,甚至为这个多挨很多的打,就是怂。我估计要是他开了斋,顺了手,那就有的好看了。但是啥时候开胆,可真不知道。我原以为张中行和二蛋差不多,也是个怂蛋,可是今天看来这家伙还不怂。有点意思。二蛋在哪,在最后面和三狗走一起,比狗蛋走得还靠后,看来这次还是改不了怂呀,脸上的肉紧的都要抽了。奶奶的,石锁白扔了。看来还得到时候练胆呀,光这么仍也白瞎。有些人天生就是打架的料。比如小武,三天不折腾,浑身痒痒,没事还要找点事,就他那个身板真不抗揍得,倒不是瘦小,而是不长肉,再练也很干吧。光个骨头架子。但是他很猛,下手狠,出手快,对方还没咋样已经被封了眼了。然后还怎么忙活,但是稍微持久一点,躲过他的三板斧,那他就剩下跑着喘了。但是一般人躲他头三板斧也很难。还有些就是胆子大,比如狗蛋,不知道小时候吃啥长大的,反正啥都没有就剩下胆了。匀一半给二蛋,二蛋就是个人物了。不过狗蛋还能长,长大就是个厉害的。我和他那么大没他那么大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上大家加了小心,可是这次,没啥事情发生,在这个雨天,而且越下越大越下越大。真要埋伏,那得什么人,多大仇呀。所以估计也不可能。我都有点疑惑这个天出来搞什么。为了句话值得吗。值得,除了这个我还有什么呀。真要成为刘阿达吗,算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双石桥了,狗蛋早早的跑到前面打探去了,这个都不用动员。狗蛋跑回来说,桥上没人。下雨天连个走的人都没有。“这个瘪蛋怂了,大家加把劲到桥,等着这孙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0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0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有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1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双石桥在雨的冲刷下,显得格外的白,周围的树丛在雨的洗刷下,变得格外的绿,怎么这里这么好看呀。以前咋没见到,还没到桥就听见轰轰的响声,水流湍急,怒吼着和双石桥斗。拍打拍打,然后不甘心的过去,防护边跑边回头,叫嚷着,等着你等着。对面没人,但是看到水面上好像是有一个时起时伏影子像半截人,但是就在那里沉浮,沉浮,不冲远。好像是条裤子,因为颜色很熟悉。就是我的裤子。奶奶的,真是有花样,桥墩上拴了一条粗绳子另一头拴在裤子上,真够粗的绳子,这么大的水都没冲走。谁干活这么仔细。“一会大家打起来,都靠桥边远点,别掉下去,不然就出人命了。听见没有”“听见了。”“二狗,去吧绳子接下来,这帮孙子就这点德行。小武把那个门栓直接给他扔水里得了”二狗刚靠近绳子,小武还没上步,对面想起了一阵锣声,就和娶媳妇时敲得那样,当当当,奶奶的,“二狗先别解绳子了,先把唢呐吹起来,镇镇这些孙子。”二狗这些年混那些婚丧嫁娶,还真不是白给的,虽然下着雨,但是尖利的声音还是瞬间划破了雨幕,直接把锣声压了下去,对面一停然后又拼命的响了起来。二狗鼓了鼓腮,直接把一个丧曲吹了起来。直叫个人心寒。我没说啥,反正盖过他们就行。桥边这的热大大了。锣声唢呐声,震耳的吆喝声,简直就是一个大的戏台,不是,是出殡的阵势,要是再有点哭声估计就全活了。估计一会哭声就要出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手机版|Archiver|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GMT+8, 2018-1-21 04:47 , Processed in 0.14124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