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bayilaoye

连载小说 目不识丁 谢绝广告回复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中行这小子可以呀,家里那么大,和马大户家差不多了,你怎么惹他了。”“是呀,牛哥,这是张中行他爷爷家,他老爸在外面做官,好像没马大户儿子厉害吧,所以他没怎么被管,这小子也不是个念书的衙役,就喜欢混,这次也没招惹他,我是和后石的德旺,上次赶集的时候尿窜了,看不过眼和他捣鼓了一顿,把他好个揍,这伙计约架,结果把张中行叫来,说是单挑结果我和阿正到了那,就让他们5个给打了,你说这次又搞了这么多人,这个瘪蛋没个正型,每次都仗着人多,还搞埋伏,真个玩阴的孙。你是就光摸了个门栓吗,你是不是把他妹子给干了,不好意思说呀,嘿嘿,没听说这小子家里有个傻妹子呀。不过看张中行那个样,他妹子长得也差不了。牛哥,你占了便宜,说说,让我也过过干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7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照他腚就一脚,“放屁,我是那样的人吗,黑乎乎的也没看个仔细,就是觉得眼睛贼亮,应该是个傻子,家里不好意思说吧,我忙活一晚上,她都没嚷嚷,也没扑腾,还笑,你说你能干得出。”“不嚷嚷,不扑腾是被你吓傻了吧,笑,真笑了,还是吓傻了,”“真笑,还那样咯咯咯咯的偷着笑,和闹着玩似的,不是傻子你说谁能做得出。”“应该是,张中行这满肚子坏点子,是不是把她妹妹的心眼都给站了,所以她就傻了。”“牛哥,接下来怎么办”,“先看看动静,到时候再约他出来,还门杠,到时候也埋伏他一个,这次就拿这个门杠子撅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7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窝里,折腾一晚上,有点累了,身上也有些痒,真痒,到井边冲了个凉,光着身子,使劲的冲了很多桶,小弟弟一直撅着,糟糕,刚才忙活的时候,是撅着还是挂着,都没注意,想了一下,再想想,想不起来了。有时候想到想不到都没关系,就是想不起最烦人。而且还就愿意想来想去。管他,反正是个傻子,撅不撅的她也不懂。奶奶的,真丢人了,忙活了半宿搞个傻子,还撅着。哈哈,说出去羞死个人。不过那个味道真的很不错,长得还真够长,眼睛真的透彻呀。戳着还结实,怎么就是个傻子,可惜了了,要不是个傻子,找个当媳妇还真不赖。摸着小弟弟,热劲减淡。我睡了过去。梦中好像觉得还在使劲的压呀压呀,真的有弹劲,还直嚷嚷轻点,压得太使劲了,哈哈,好像有那里有点不对劲,大户人家的傻子都看书吗,不一样,不一样呀。我现在连个名字都写不全,看到书就出汗,和个傻子比还不如呀。个看书的傻妮子,真够别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傻子嘴边会有哈喇子吧,这个傻妮子,嘴边有哈喇子吗,没注意,真不对,应该注意细致呀,马虎了,好像有吧,眼前这个大脸不就是傻妮子的脸吗,眼睛那么的透亮,最啥样看不清楚怎么,这不是哈喇子吗,我真这么长都要流下来了,我真,真流下来了,我操,还流到我头上了,我操。真是水。我被浇醒了,一激灵,偏头,就见一张脸,不过不是哈喇子在嘴边,而是一个生气的脸,拧着眉,手里端着个水舀子。谁,偷袭我。我忽的坐起来,小羽让了一下,然后就喊了起来,“你昨天到底跑哪玩去了。我干了一天活,还有堆了半屋子的米要送,你还在这呼呼大睡。呼呼大睡你,还光着溜。”我迷瞪的醒了一会,“光着溜你又不是没见过,有啥大惊小怪的,昨天去后石帮忙去了,一会就去送不就完了”“赶紧的,现在就去,你个光腚溜猴,还撅撅着。”“你个小妮子多大了,没你不知道的事,赶紧走不然我直接就起来了,”“你起起试试,我看你敢”我直接就起来了,盖得单子直接滑到床上,小弟弟一下子出来了,“啊哦”,小羽兔子似的窜了出去,一个舀子飞来撇在我脑袋上。疼,手够快的。还是得干活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桌子上放着热乎乎的饼还有稀饭。小羽子还是很会疼人的,就是嘴太厉害了,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吃饱了干活再说吧,想不来。吃个饱,昨天晚上好像也没吃啥,确实饿了。
舂米的活就是一个,日复一日,没完没了。刘阿达真的有耐心。招呼来来往往的阿公阿婆,天天笑呵呵,说话也不是那么的甜言蜜语,可是就是那么的贴心舒坦。人就愿意来找他。按道理他也是个天天练得主,年轻时应该也练过,应该不比我干得少,好吧就是差点也差的不多吧,不然怎么他忙活成老板,我就是干活的。可是怎么还能那么的会说,我怎么就只会干活,说不出来。需要学呀。好在他一般都在对门的店铺,不经常到水房来,原先还有几个伙计,后来我来了就成了主力,2蛋就是帮手,小羽也帮忙。活也越来越多了。出去晃得机会有点少了。不然怎么会连张中行都干欺负我小弟。需要变化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操,昨天买卖这么好,刚才小羽说我还以为是吓唬我,爆仓了都要,赶紧送。我直接脱了上衣,小羽斜着眼看了我一眼,瞪了我,脸不知道为啥红了。管他,回头再说,得发发力了,好在力气是不会缺的,有一次前面头里王大,吹牛要和我打赌,说是要是我能举起330斤,就请我喝酒管够,举不起我请,少一斤我多请一个菜,多超10斤他就多加一个菜,超过370斤就请我吃鸡,还有虾。低于270斤我请他吃鸡和虾。他计算得到清楚,减得少。你猜怎样,那次吃完饭,他疼得哭了,我喝了多少酒记不得了,反正虾吃了不少,鸡吃了,王大回家被媳妇骂了一个月。我天天练,每天半仓,逢年过节前有时候都要爆仓,这几条巷子,近便我都不要车,扛着溜达着小跑着就到了。当然有时候跑的急难免会蹭到刮倒,开始还有人要和我讲理,有啥理,我扛着和你讲理,要是换过来你扛着我一定和你好好讲,但现在我还是直接解决,别耽误事好。眼一瞪,搞定,从来没有失误过,奇怪那个傻妮子怎么瞪了也没效果。应该是个傻子。反应不正常。一早上连跑带窜的,把半仓倒腾清爽了。我也有点累了。剩下的2蛋忙活一阵也就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羽这个死妮子今天怎么老是斜斜个眼睛,脸红红的。我得问她一下,张中行这小子怎么也没啥反应呀。“小羽,你今天咋啦,”。我边说边戳了她一下,她一激灵躲得远远地,“你有病呀,”“你才有病那,谁叫你早上一大早吓唬我,”“我怎么吓唬你了,你叫我,我起床,干活”“你光着个溜,还拿个黑乎乎的棒子吓我”,糟糕,早上有点过了,“谁吓唬你了,我现在不是也光着溜的,也没见你害怕”我边说边靠近,小羽似乎想明白了,道理也对,也好像不对“现在这样光溜不吓人,那样,吓人。你怎么还黑乎乎的?”我赶紧打岔,走过去半躺在稻包上,“什么黑乎乎的,整天晒着,可不是黑乎乎的。快别说这个了,你阿爸昨天没找我吧。”“就是黑乎乎的,不一样,我阿爸昨天问你一天,不过我都说你出去送米了。阿牛哥,那天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那个黑乎乎。”“我操,你要死呀,这个也说得出口,不做女孩了,以后怎么嫁人,羞死了。”“怎么就嫁不出去了,整天看你个光溜溜的还不是一样,阿牛哥,就看一下咋样嘛,看看还能掉块肉呀?”“能,什么熊妮子。”我一把抓紧裤带仿佛要被揪下来,扯过扔在一边的衫子,一个箭步窜出去,躲得远远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9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bayilaoye 发表于 2014-1-6 16:07:24
版主为啥现在发回复都要审核通过,
这样不知道怎么续发文章了

可能是系统问题,尽快审核通过就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骑马看海 发表于 2014-1-9 14:52:17
可能是系统问题,尽快审核通过就可!

多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嫁不出去,就嫁给你个死阿牛,怕什么”小羽暗自里自言自语。
一起玩的人,有两个点,一个是镇头的大槐树下,那里的石板街饭后聚一下,近便,但是乘凉的人也的,有时候搞的动作大了,会被很多人嘟囔,比如你和小武动作大点,王三的奶奶就可能会去告诉小武的奶奶,那他奶奶就会来就我耳朵,或者下次来舂米时会一直的叨叨叨叨叨叨。所以一般我们回去河边,那里有块河滩,平,缓,扔石锁,可以使劲的扔扔的多高都无所谓,扔累了,不接,撒手躲开也不要紧,因为石锁跌倒沙地上也不会摔碎。要是在石板街估计就要把石板打碎了,上次有这么一出,结果搞得很麻烦。但是每次扛着这些东西到河边也是个麻烦。有时候扔在那里不往回拿,真有手贱的往回偷,你说这不是撑的吗,原来就被乌衣巷的偷回去过,奶奶的,这就是挑衅,后来还是战回来的。但是每次为这个战,没意思。于是每次都是三娃子干这个。他有劲。还是个死心眼,每次都扛回家去,每次在早早的扛来。
河边还有个好处,就是玩滋了,直接光留着就可以下河,洗个爽的。原来这里还有大姑娘小媳妇的在这里趁夜色洗澡,后来就没女的敢来这里,被我们全占了。不过小羽这妮子不在乎这个,她是想来就来了。来了她就占着了,别的人都得让着她。反正我得让着她。她嘴太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手机版|Archiver|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GMT+8, 2018-1-24 05:42 , Processed in 0.15073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