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942|回复: 83

连载小说 目不识丁 谢绝广告回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1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ayilaoye 于 2014-1-2 09:28:25 编辑

目不识丁
  家乡
     
我叫阿牛,都这么叫我,因为我长得像牛,很结实,耍石担,扔石锁没人是我的个。其实这个出了力气还需要技巧,当然我一般不说,每次看到大家看我的眼神,我就很得意。当然也就这个时间比较得意。
     
小武、二狗都是我的好兄弟。他们很佩服我。我也就这班兄弟了。
     
地里的活我不会做。可是还要吃饭,只能在镇上碾米作坊干干活。刘阿达还是够意思的。他是我的老板,对我还很客气。当然我干的活也多,别人背50100斤,我能背200斤,300斤。他们走得慢,我还能跑起来。只是我吃的有点多,不过舂米坊米有的是。散落的也够吃一壶的。就是酒肉没得开销,有时候需要懂点脑子。不过费那脑子干啥,二狗就是专门搞这个的,不知道他怎么这么会来事,而且认识那么多的倒霉弟兄,每次出去打架都输,然后就带一帮家伙来找我。牛哥牛哥的叫着,酒肉伺候着,吃饱喝足我能怎么做,当然是一报还一报了。不过好在这周围镇上的伙计还是比较给我面子,一般我一去也就告饶服软了。当然这也不是白来的,都是一拳头一拳头打出来的。竹竿巷,孩儿巷,乌衣巷这一大片很多年前就都是我的地盘了。燕石村,黄石村那一带当年被我也都打遍了。不过后石,扁担那一带总有不服的人,没人管酒肉我也懒得动弹。但是老练石锁有时候会觉得手痒痒。还有就是会觉得皮紧。等哪天找个时间去玩玩。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货有时候也需要出一下,前几年我不太好这个调调。光和兄弟们混就很好,可是却是有时候会觉得憋得慌。镇上没啥刺激的,去找刺激也不是我的风格。而且很多还看不起我。为啥,张婶家的小青我看着就很好,腿长奶子大,看着我就笑,还经常来舂米的时候,有事没事就戳弄我。搞得我上火,又躲得老远。要不是我有一群弟兄,真的就做了她。不过那样显得我太下作了。可是张婶每次看我就像看到一堆屎,每次还直接横眉冷对的骂小青,别烂做,瞎了眼。最近连来舂米都是她自己来了。我真,那么大年纪来干啥。还不让年轻人多干点活。每次来还老和我絮叨说是,小青要嫁个好人家。我就不是好人家嘛。奶奶的,也许我还能当大官哪,要是嫁给我说不定就是官太太了。当然现在我不是官,估计这辈子也做不成。可是做官有啥好。最近世道这么不太平。不断的传来信,镇上赵大户的儿子,在南面做官,整个镇子里最牛的,是我们整个县里最牛的,每次马大户腆着胸脯子在街上晃得时候,后面的人都竖大拇指。他儿子做到了比知府还大的官,结果怎样,前几天来信,接着马家就全都白了。说是儿子在任上被天平天国给干了。也不知道怎么干的。反正现在到处都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yilaoye 于 2013-12-31 14:09:03 编辑

我问过二狗,怎么回事,他说,太平天国都是神将,忽的下来,马大户儿子头就没了。反正现在南边很乱。但是这之后就觉得镇上也很乱了。至少人心有些乱了。而且那之后小青就不太出门了。好久都见不到了。我是不是该到她家窗户底下去瞧瞧,或者敲敲。我在犹豫,因为我有点快要记不起来她的腰到底有多软,指头到底有多硬了。还有就是有多挺了。
     “ 牛哥,牛哥。”二狗带着一阵风闯了进来,“快去快去吧,小武在后石被打了,打得很重。阿正把他背回来了,阿正也被打得够呛。”“快去看看”我赶紧穿上衣服,冲出门,后面小羽大声嚷嚷着我,“干啥去”。声音尖的就像她妈妈。“你先帮我看会,我一会回来”。小羽这个妮子真能管事。刘阿达真会生,这女娃就和她妈妈一个样子,从小就很会管事,还能干活。有事没事就爱管着我。当然还经常带给我好吃的,长大了应该是个好当家,要是个男的真就是我的好小弟了。不过以她那个性子,就是女的估计长大了也是个好小弟。咋咋呼呼的。比二狗爷们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人皮打狗闹得刚走过双石桥,还在嘻嘻嘻哈哈,忽然前面山路上站了4、5个人,2狗眼尖,“张中行”“我真,他还真热情,走到这里给我们接风,估计是吓尿了,来求饶了,哈哈,过去看看”“行,中行,真行,打我的小弟,怎么地”我隔得很远就开始嚷嚷,舂米的噪音真不是盖的,我的嗓门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很远都能听得见,中气十足,“牛哥,给小武出头,你头还不够大。你帮兄弟,我也帮伍三,来吧,别费舌头了”“好,那就来比划比划吧”兄弟们摩拳擦掌跃武扬威的往上冲去,那几个怂人,直接往后就跑,奶奶的跑来显摆就这个操行。我们像赶鸭子似的直撵把他们撵到沟里,这几个怂人竟然站住了,还回过头来,和我们呲牙笑。真有不知死的,我有点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握紧了拳头往上冲,不对,余光发现好像沟顶上黑乎乎的,我真,张先行这个瘪蛋叫了这么多人,得有50吧,后石有这么多青年吗。2狗声音似乎都哆嗦了,“牛哥,怎么办,”在个沟底下就和被堵在窝里的鸡,这个张中行真  能想出来。玩阴的,往前冲吧先抓着他再说,揍一顿再说。于是我看准了张中行撅着腚冲了过去。只听见两边不断地有人冲下来,开始2狗还在身边吆喝,一会就听不见声音了,管不了许多了,我就要抓着张中行,就要抓着他。和我粘身的人飞出去了不少,我也挨了不少。管不了许多了,张中行,往哪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中行这个瘪蛋还真能跑,在个山上这边窜那边闪的,一会功夫就看见周围的树梢子晃动,这个家伙不见了。我真,这是什么约仗的,半路忙活,真上步跑的比个兔子还快。我骂骂咧咧的又搜了一会,往回走,不对赶紧往回跑,弟兄们估计遭殃了。这次确实遭殃了,等我回到沟里,那一群兄弟还在地上哼哼那,2狗吐得满地都是,饭还有血,呼呼啦啦的,就我一个满头大汗的,毛都没抓到半根。也别说还有一个,狗蛋也站着,这家伙不知道啥时候跟来了,估计没卷进去。“张中行,你个瘪蛋”我使劲吆喝,回声在沟里面传的很远。先回去再合计吧。小武家的破床一下子躺好几个人真的有点要垮的架势,可还真结实,吱呀呀的,坚持不倒。看着这些破头,我咽不下这口气。“小武,你知不知道张中行家住哪里,我晚上想去把他抓回来”“牛哥,别搞大了吧”,“你看看这些弟兄,他玩黑的,搞埋伏,我就去偷他”。你给我指指门就行,也不用你干什么。半夜我爬进去把他带出来揍一顿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yilaoye 于 2014-1-2 09:36:37 编辑

气死我了。人比人真的没法比,家比家也没法比呀。谁知道张先行他家和马大户家差不多,院墙感觉比马大户家的还高,我指着小武的鼻子,都不知道说啥。就这里,没错,就这里。你说张中行个大户崽子和我们这些穷棒子混着玩干啥。吃饱了撑的。我围着院墙转了一圈还真找到了棵树,靠后院墙比较近。他家还有个后门,真是闲的,还前后出门。不过确实需要不然走个门得绕半天。等我有钱了,盖个比这个还大的院子,比这还高的墙,弄四个门。想从哪出从哪出。爬树翻墙都不是问题,关键是里面怎么这么多屋子,这么多门呀。哪个里面藏着这个瘪蛋。奶奶的,这真难为人呀,我要给逼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看后院那里有间屋还亮着灯,先摸过去看看再说。后窗户下僻静,热天窗半掩不掩,爬窗缝看屋里若隐若现,好像有梳妆台,还有个大床,真大,光从床那里散发出,梳妆台,应该不是他,我回头在院子里继续搜寻,可是都是黑乎乎的,远处还传来了一阵走动的声音,巡夜的还有吗,给抓到是不是很不爽,往哪躲。操,今天真够逊的。忽然屋里传来起床声,随着声音看去,看到一个女的,从床那里起来,年纪不大,然后转到床后,哗啦哗啦一阵,什么声音,然后灯灭了。外面的脚步声更近了,还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小爷说是要看仔细点,别进来人,咱院子啥时候进来人过。”我赶紧拉开窗缝,腾身跳进窗户。憋住气。靠在窗边,听外面的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yilaoye 于 2014-1-2 09:39:39 编辑

“谁呀”从床那里传来问话,我蹭的窜到床边,来开床帏,在她还没继续发出叫声前,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刚要踢蹬,我直接压在她身上。一阵香味传来,我感觉到了青春的气息。“别出声,”我露出狰狞,但是汗滴顺着脸往下滴。留到嘴边有点咸。滴到了手背上还有她脸上。她反倒不挣扎了,静了下来。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分辨着脚步声的远近,鼻子里闻着青春的气息,诧异于为什么会不折腾。脚步远去,转了一下脑筋,坏了,别是给憋死了吧。我赶紧松手,虚掩,趴下头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在我眼前,瞪着我,直接把我给看毛了。我赶紧捂紧了,手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她还是没动,只是轻轻的晃了一下。我松了松力气。觉得有些尿急。先憋着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3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出声,不然干你”我瞪圆了眼,恶狠狠地,可是看着她的眼睛我好像也没啥火气,真奇怪,一般对战时,我的眼神就可以把对方压迫的无处躲闪,可是这里就像看到了一湾深潭,没有地可以着落。真奇怪她怎么会真么冷静,不紧张。也不害怕。应该是吓得全身哆嗦,挣扎,使劲的折腾,那我反倒好下手,直接缠吧缠吧捆起来了事,这样,反倒让我无所适从了。“听我说,你是张中行什么人,知道他在哪个屋吗”“别压着我了,你太重”。声音很好听,我下意识的抬起身子,是压得有些结实,刚才有点紧张,毕竟第一次进到大户,还是在夜间,原来去马大户家送米都是直奔厨房,从后门,真不知道宅院里面这么的复杂。这么多的门,窗。“快说,别耽误时间”“你走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看来我不来点硬的还真没办法了,我直接把被子掀了,其实被子很薄,因为毕竟天热,其实应该说是一个被面,她有点害怕了,啊了一声,赶紧的把腿蜷起来了,一瞬间,感觉这妮子还真的挺长呀,哼哼。直接把她推到了床里面,“你要干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手机版|Archiver|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GMT+8, 2018-1-19 07:27 , Processed in 0.16618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