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01|回复: 6

《青岛早报》(乐活时代)采访报道青岛“打鸟队“快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31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12月27日,青岛早报(乐活时代)板块记者钟尚磊(女)、刘鹏对中关村摄影论坛青岛俱乐部摄友王东海(海蛎子)、王建森(森林)张觉民(青岛海哥)、程建飞(情义无价)进行了采访。主要议题就是“打鸟队”的快乐生活。
青岛早报以四幅作品及三个整版对“打鸟队”进行了报道,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以下将报纸刊登的四幅图片以及记者(撰稿人)刘鹏的文字报道摘录如下,与大家共同分享。

郝孝舜老师拍摄的“反嘴鹬”

“打鸟队”的风采
IMG_7354.JPG
“打鸟队”的风采
IMG_0211_副本.jpg
青岛野生鸟类摄影作品展
打鸟行动
(青岛早报2014.12.30第21版)
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这样的桥段,开创英语补习学校的成东青,在给学生上课时把学英语比作学鸟叫,“在林子里学鸟叫,当有四只鸟落到肩膀上时,说明你过了英语四级,六只鸟就是英语六级,当一群鸟落到你肩膀上时,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已经成了鸟人。”这是一句玩笑,可在我们的周边,就是有一群这样的“打鸟人”。他们从不把小鸟这样快乐的精灵看做是宠物,或者是美食,鸟对他们来说是美丽的模特,鸟儿优美的飞翔姿态,成为了他们记录的内容,鸟儿多姿多彩的生活更是装点了他们的作品。
    “打鸟”是他们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为此他们可以一连几个小时匍匐在湿地中“打鸟”是他们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为此他们可以一连几个小时匍匐在湿地中一动不动,更可以藏在草丛中被蚊子叮上几百个包。哦,对了,这里必须加以解释的是,所谓“打鸟”,可不是真的用枪或者弹弓来伤害鸟类,用资深“打鸟人”王东海的话来说,所谓的“打鸟”是鸟类摄影业内的专用词汇,类似的专用术语还有“数毛”、“飞版”等。“‘打鸟’说的是使用长焦镜头来拍摄鸟,因为鸟怕人,用传统的短焦镜头很难拍摄,类似于800mm这样的长焦头,被很多人称之为‘大炮’,‘大炮打鸟’这样的说法也就流传开来。”
    用“打鸟人”来称呼这些爱鸟的拍鸟人绝无贬义之意,就像开头讲述的《中国合伙人》的例子一样,他们听得懂“鸟语”,仅从叫声就能知道它们属于哪一个种类,更熟悉大多数鸟类的习性,知道它们的“吃喝拉撒睡”,更神奇的是他们还能用各种方法,诱导鸟类摆出漂亮姿势。鸟类是他们的模特,更是他们的朋友,而对他们来说,鸟类给予的最大回报,就是一张展翅高飞的照片。撰稿刘鹏
拍鸟更爱鸟无论邂逅或重逢
(青岛早报2014.12.30第22版)
       三宝鸟、银喉长尾山雀、白腿小隼、太阳鸟……在“打鸟人”的眼里,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是他们最好的模特,或展翅飞翔、或相互嬉戏,他们用艺术美学把鸟的美锁在自己的视线里,定格在镜头中,成为瞬间的永恒。为了拍好鸟,他们需要练好身手,练就好腿脚和好听力,也要练就一双如鹰隼的眼睛。“打鸟人”拍鸟兴趣之深、酷爱之欢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在心旷神怡享受乐趣的同时,他们更渴望能拍到独一无二的鸟影。
“打鸟”苦与乐有邂逅也要守候
    资深“打鸟人”王建森和记者刚见面时,还在懊悔上午没能抓拍到和一只小鸟的邂逅。“上午就在八大关,想看看有没有惊喜,一只银喉正好从头顶飞过,赶紧端相机,可惜它没做任何停留就飞走了。”王建森所说的银喉,就是银喉长尾山雀,这种鸟在青岛并不多见,上午的这次偶遇让王建森感觉很懊悔,如果相机端得再快点,也许就能拍下来。不过,他看起来似乎还是很兴奋,“鸟不会很偶然地出现在某一个地方,这几天它肯定还会在附近现身,所以这几天我的目标就是这只银喉。”王建森说,第二天他会采取蹲守的方法继续拍。
         类似这样的蹲守,对“打鸟人”来说是家常便饭,另一位资深“打鸟人”程建飞也讲述了一次集体的“打鸟”守候。“守候的对象是三宝鸟,在青岛也非常罕见,蓝色的羽毛特别漂亮。当时有人在浮山上见到了这只鸟,拍下了一张并不成功的照片,从发现这只鸟开始,我们就去浮山上蹲守。最早发现了几只亚成鸟,也就是还没长成的小鸟。这就说明这附近肯定有成年鸟类,于是从当年8月中旬一直到9月中旬,大家轮番蹲守在一米多高的草丛中,最终等到了这名‘贵客’,不过付出的代价也不菲,所有参与蹲守的,几乎都被蚊子叮出了上百个大包。”
         当然,蚊虫叮咬在“打鸟人”看来其实算不来了什么。程建飞告诉记者,在“打鸟界”有一个网名“老土枪”的传奇人物,据说为了拍水鸟,他能匍匐在湿地中一动不动呆上四五个小时。看似受刑一般的拍摄经历,但很多“打鸟人”却对此十分上瘾。“一张漂亮、与众不同的照片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奖励。”王建森告诉记者。
从“数毛”到“飞版”要不断了解鸟儿习性
         之前拍三宝鸟的经历,让大家见识了“打鸟人”的艰辛,“那次拍三宝鸟,其实等了没几天成鸟就出现了,可鸟儿出现并不代表就能拍到好照片,鸟儿作为模特,可不像人能听你摆布,所以我们一直蹲守了一个月才最终拍到了最满意的照片。”程建飞告诉记者。
         可什么样的才是最满意的照片呢?资深“打鸟人”提供了几个专业术语:“数毛”、“拍瞳孔”、“飞版”等,这其实是代表着拍鸟的不同阶段。“第一个阶段,能把鸟拍到镜头里就是成功,可这还是第一步;第二个阶段,能把鸟拍清楚,这就是所谓的‘数毛’,也就是拍的鸟能数出一根一根的羽毛。第三个阶段该是拍瞳孔,不仅要拍清楚,还要把鸟的眼神中的灵性拍出来。”王东海说,即使能拍好瞳孔,也只是较为初级的,真正优秀的“打鸟人”更喜欢的是拍“飞版”,也就是鸟儿在运动中的姿态。
         “其实从‘数毛’开始,就需要花费很多的心思。”王建森边讲述着,边拿出手机中一张小鸟站在枝头的照片,枝头上挂满的鲜艳红果更加衬托出鸟儿的灵动。“这个场景美吧,其实是我们提前布置好的。”看着记者诧异的表情,王建森似乎有点小得意。“这个挂红果的树枝,是我提前放在那里的,然后用食物引诱这只小鸟站在上面。”王建森说,每一个“打鸟人”在拍鸟的过程中,都需要不断了解小鸟,就连它们的吃喝拉撒睡都要了解,只有这样鸟儿才能真正像模特一样,听你的摆布,才能拍出真正完美的照片。
         静止的“数毛”都这样费劲,那要拍“飞版”呢?王建森告诉记者,真正的好照片还是“飞版”,这样的照片往往背后藏着很多故事。“一次在野外,我曾完整纪录了一只白腿小隼的求偶经历。第一天雄鸟为雌鸟叼来了一片树叶,雌鸟不为所动,后来雄鸟又叼来了一只昆虫,雌鸟还是扔到了一边,直到雄鸟为雌鸟叼来了一只小鸟,雌鸟才接受。”
“打鸟人”从不养鸟只因都有一颗爱鸟的心
         圈外人可能并不知道,“打鸟人”拍鸟的背后,隐藏着对鸟深深的喜爱。采访中,程建飞几次接起电话,急切地询问一只小鹰的情况。原来,在拍鸟过程中,他们经常碰到受伤的小鸟,往往就会救起后悉心加以照料,等鸟儿伤愈之后,再把它们放归自然。“打鸟人”从来不养鸟,对鸟的爱仅仅是留住它们美丽的瞬间。
        “外人很少知道‘打鸟人’都会遵循的一个保密原则,如果你拍到了一只难得一见的鸟儿,当别人问你拍摄地点时,很少有人愿意对外公布。这不是自私的表现,而是为了尽量不打扰这些小精灵。”另一位“打鸟人”张觉民告诉记者,由此不难看出,这群“打鸟人”其实都是爱鸟人。
        王建森更是参与了一次拯救大雁行动。“那是在一个冬天,去拍水鸟,看到一只大雁在冰上胡乱拍翅膀,不停地蹬腿,开始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观察了一阵才发现,原来这只大雁腹部的羽毛被冻在了冰层上,这样当晚它就会被野猫吃掉。可是冰层太薄,人又不敢贸然靠近,所以我们就扔石头,砸开周围冰层,费了好大劲,才最终让这只大雁脱困。”说起爱鸟,张觉民也谈及了很多让人气愤的经历。“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很多人会用弹弓打鸟,还有很多成年人带着孩子打鸟。今年10月1日,我们在小西湖附近举办了一场‘飞羽瞬间青岛野生鸟类摄影展’,当时发现很多孩子对小鸟特别喜欢,还是希望我们成年人能够让孩子用正确的方式来喜爱这些鸟类。”
“打鸟”先从栈桥拍海鸥开始
         想要拍好鸟,除了有耐心之外,“打鸟人”也为我们总结了许多经验。
         首先,要有好的设备。“打鸟”长焦头是必不可少的,长焦头可以让我们在不打扰鸟儿的前提下,远距离拍到精彩瞬间。也正是因为对设备的要求,拍鸟也被人们视为昂贵的爱好。不过,“打鸟人”也强调,设备不是最主要的,如果镜头焦距相对较短,就要有足够的耐心,把自己伪装起来,等待鸟儿靠近。
         第二,当然是过硬的摄影技术。和拍人物、风景这些不同,即使熟悉鸟儿的习性,让鸟儿静止不动也几乎不可能。所以,拍鸟需要具有瞬间抓拍的能力,最好是有较深的摄影功底。
         第三,要熟悉鸟儿的习性。即使你达不到听叫声就能判断品种的境界,但一定要知道鸟儿什么时候进食,什么时候休息等,而且还要学会根据鸟儿的习性摆放相应道具,以及如何用食物来引诱小鸟。
         第四,在青岛想要拍鸟,可以先从青岛最常见的海鸥开始做起。拍鸟专家提醒大家,冬天栈桥附近有很多海鸥,绝大多数青岛的“打鸟人”也都是从海鸥开始练习拍鸟。“拍好海鸥其实很不简单,很多人都有拍海鸥的经历,但大多数都是成片的群像,没有重点,如果能把海鸥飞翔的姿态拍出动态的感觉,那就离‘打鸟人’这个圈子不远了。”   
  
岛城美景  人鸟共享
(青岛早报2014.12.30第23版)
    拍鸟是摄影中的一个重要分支,被很多摄影爱好者所推崇。在我们的身边,活跃着很多程建飞、王东海、王建森、张觉民这样的拍鸟爱好者。“拍鸟的最高境界就是观鸟,静静地观察他们,欣赏他们。”这是很多拍鸟人告诉记者的感悟。对于很多普通市民来说,拍鸟也许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难,而观鸟也许更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珍惜鸟类就在你我身边
         三趾鹬、尖尾滨鹬、红嘴蓝鹊、水雉、震旦鸦雀、金斑鴴、流苏鹬、红嘴巨鸥、黑翅鸢、白眼潜鸭、白腹隼雕……从2010年以来,这群拍鸟达人陆续在岛城记录到了这些罕见的野鸟,根据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发布的数据,截止到2013年1月份,岛城发现并记录的鸟类种类已经上升到389种,包括冬候鸟、夏候鸟、留鸟和旅鸟。目前,胶州湾已记录到的生态湿地鸟类有160种,其中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名录和国家级重点保护的水鸟有21种,其中一级保护鸟类有丹顶鹤、白鹤、白鹳、中华秋沙鸭等8种,二级保护水鸟有大天鹅、灰鹤、蓑羽鹤、鸳鸯、小勺鹬等13种。
         “每年都能发现一两种新的鸟类。”市林业局相关专家告诉记者,在珍稀濒危陆生动物方面,被称作“鸟中大熊猫”的中华秋沙鸭和震旦鸦雀,都在胶州湾湿地中发现了踪迹。
湿地和水库最适宜观鸟
         由于地处山东半岛南部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复杂的地貌,每年春秋季节有数以百万计的候鸟从岛城迁徙过境,岛城也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的重要“驿站”。岛城沿海面积较大的海湾,成为众多沿太平洋西岸迁徙和东北亚内陆迁徙的候鸟集中停歇地和中转站。近海的岛屿,则是许多珍稀海鸟的集群繁殖地。
“这些鸟类资源中,森林鸟类和山头鸟类由于体型较小,出没的区域有密林遮挡,因此市民不容易观察到。”专家介绍,相对于森林鸟类来说,湿地滩涂鸟类就比较容易观赏,并且还往往能看到珍稀鸟类。
    随着岛城周边出现的鸟类日益增多,喜欢观赏鸟类的市民也越来越多。为了让更多市民欣赏到岛城周边的鸟类资源,拍鸟达人向我们推荐了白沙河与墨水河交汇处、罗家营湿地、女姑口湿地、棘洪滩水库、胶州少海国家级湿地公园、黄岛风河河口、崂山东瀛湾、莱西姜山湖、平度淄阳水库等,这些都是岛城最适合拍鸟和观鸟的地点。
春秋季是观鸟最佳时机
         




发表于 2015-1-26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拍鸟人,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4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美,欣赏学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16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耐得住性子《急性子不能干这活》欣赏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中心|手机版|Archiver|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GMT+8, 2018-1-20 23:07 , Processed in 0.19625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